嘉宾姓名:徐虹
嘉宾职位:中国美术馆研究员

徐虹: 艺术不仅仅是学技术, 还要更多的和生活和经验有关

时间:2016-05-09 17:25:34

我们现在还谈学院的油画,这是因为在中国,学院油画存在还有它的必然性,因为我们的孩子不可能从小在博物馆里看画,而国外的孩子从小面对大量的人类留存下来的经典的艺术品,去观赏,去揣摩,去体会人类的精神成长。所以中国人理解从古典到现在关于人类发展的精神的脉络,往往是通过学院来传播和教授的,特别是艺术,因为掌握它不能光靠书本文献,不能光靠听理论能解决的。它必须通过面对作品来思考和对话,总结与感情相关的内容。这样的一种领悟,我就觉得是比较难的事情,因为我在国外的博物馆看历代大师作品时想我自己如何从学生,到后来成为批评家的这么一个过程。中国的学生学油画尤其困难,不像学国画,我们博物馆里国画一直长期陈列着,他们去学习就行。油画不是这样的,都是印刷品。必须通过原作才能看到艺术家的激情,以及技巧里面所隐含深刻的感情,以及心灵的变化。像音乐一样你必须去听,你才能体会什么叫艺术,才能激发起你对艺术真正的热爱,以及你能深入到艺术最深邃的情景中去感觉到人为什么要画画,他们向谁而创作,他们向谁发出声音。

 

所以展览的这些作品我看了以后,有些想法,并不是说作品不好,而是觉得通过导师来感觉艺术有点狭窄,或者偶尔到国外去参观博物馆,在很快很短的时间里获得一点启发是不够的。缺乏艺术对话的情景又如何去把握艺术中的那种深刻的感情和人类精神,更别说去体现了。所以我说中国学院油画的重要意义在中国还有存在理由,它的存在理由就是关于艺术和人文的需要,这是学习艺术,热爱艺术,理解艺术,学会用艺术的眼光和头脑评判一件作品的基础。当他面对作品的时候,他能不能说一些看法,如果张不开口,这个问题就非常严重。如果他还是学艺术史的,有办法看出来这些作品是怎么做的吗?所以我觉得学院的教学应该重视这一方面。如果我们的导师在教学生的时候,这方面如果多说一点,多讨论一点,我觉得对学生是有好处的。我想我对艺术的理解就得益于我的老师,他不断地跟学生讨论问题,讨论某画家和他的作品,讨论这个画家各种技术的处理,以及它们意味着美术史的关键点在哪儿等内容。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是没有办法理解一切艺术家在作品中体现的激情和思想,这些是导师要花更多的心思在学生的作品作业上的原因。

 

关于招生问题。往往就说学生在学校画一个头像,做一个色彩写生就可以了,这么考进来以后,他对艺术的热爱以及他的特质能不能照常发挥,我觉得是另外一个问题。有时候我们并不关注这些。同学考进大学以后,因为课程不一样,老师也没有办法或者是非常用心地教导每一个学生,大概一半学生,往往在他以后人生经历中放弃了艺术。而作为艺术家如果不热爱艺术,就无法从事艺术研究工作。有很多搞理论、搞批评的学生问我,用一种什么样的办法可以解决学术上的困难。我跟他说没有办法,只有兴趣,你没有兴趣就没有办法,你有了兴趣才能找办法。所以我觉得在我们招生制度和我们以后的课程中,在如何保持学生对艺术的兴趣方面还应该多下点工夫。

 

最后,我认为学生的整体文化素质也应该在学业中强调,虽然艺术跟生活有关,跟经验有关,但如果在他人格和审美判断上,认知能力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开发和强化,那么他和一般人对待生活和艺术有什么不同呢?这涉及他无法从生活中提取这些经验和这些形式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教学生具体技术的同时,是不是还应该有更多一点的课堂讨论课,艺术系的学生是不愿意听艺术史课程的,但是有没有办法使他们在做作品的同时,要他说清楚为什么是这么处理,而不是那么处理。他可以同时思考绘画的形式和技术,以及这些和艺术史的关系问题?从经验上来说,在我们教学体系上更多是教会特别具体的技术,比如这个少一些,那个亮一些,或这个浅一些、深一些等,但是不说明这种处理的效果会给观众心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对一个热衷技术的学生,他不愿意理解理论,不愿意读美术史,用什么办法提高他整体的艺术能力是要费一点儿力的。

 

这个展览做得很精心,很认真,导师和学生的作品放在一起,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油画的特点。这就是我们对古典艺术的理解和整个西方美术史体现的人文思想和关怀不是很充分,但同时我们有比较出色的导师。由于导师个人对艺术的热爱以及他从自己的生活经验及整个社会环境中感觉到的一点东西,通过艺术形式,传导给了学生。所以说如果我们的学生能从导师这里学到点东西,领会到艺术不仅仅是由于技术,还有更多的东西,并要通过个人的表达才能显现的话,那我们的学院艺术还会有一个新的发展。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