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宾姓名:郑工
嘉宾职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

郑工:学院油画可能面临着一次新的挑战

时间:2016-05-09 15:12:21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郑工先生在中国美术馆研讨厅举行的“追求卓越:来自学院的艺术家——首届油画邀请展(收官展)”研讨会上,就中国当代学院油画发展与中国油画目前发展现状等问题与到会著名批评家、艺术家和学者们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今天为大家节选其在研讨会上的精彩发言。

 

郑工:

学院油画可能面临着一次新的挑战

 

 

感谢大韵堂艺术机构组织这么一次活动,让我们可以比较全面地了解目前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的创作,同时也在思考中国油画在当代的发展问题。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学画时,经常听老先生说,学国画可以自学,比如临摹,而学油画得进学院,来自学院的与非学院出身的油画家,其绘画的品质很不一样。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说法?我以为学院那系统的现场教学自有一套方法,是依靠临摹的自学者所欠缺的。如果讨论中国的油画问题,离不开学院这个话题。我们这个展览的名称“来自学院”,实际上就表明了现代中国油画发展中的一种特殊现象,即学院化的倾向。在某种意义上,“学院油画”也是中国油画发展中的一种特色,因为在20世纪初中国美术的学院教育,其重点就在油画,当时说的是“西画”,包括水彩画。说到“学院油画”,必然牵扯其中一整套的方法论问题,让我们想到了教学,想到油画语言的表现系统问题,注意到法国、意大利以及德国等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历史与学派。对学院教学而言,语言的系统性训练非常重要。我们这个展览就“来自学院”,可见我们要讨论的也就是在这一学术平上,是否直接涉及中国学院油画的历史及其发展脉络。

    

从时间的维度上,这一展览基本反映了“文革”后中国学院油画的历史。在这近四十年的时间,中国油画逐渐摆脱了相对比较统一的范式,如苏式油画,开始各种新的实验,探索各种新的风格,艺术个性得到极大的张扬。而参展的12个院校,在新时期里也都呈现了各自的学术取向,并且通过学院的教学,在三代或两代艺术家之间也构成了一种学术联系,或者说建立了学院内部学术传承的历史维度。

    

我曾随这个巡回展到过天津和重庆,这是第三次看这个展览并参加研讨会。每个展览因为场地的不同所陈列的方式也不一样,其实给人阅读的内容也会发生变化。在天津和重庆的展厅里,我更多地看到每一个学校学生和他导师之间的学术关系,因为在展览现场,作品排列的逻辑顺序很清晰,在同一学院的版块中,每一导师与学生都自成一组,既可以让我们看到师生之间的传承关系,也可以看到一种变异关系。这两个问题都很重要,但我更注重的是一位导师如何以开放性的教学姿态培养出不同学术取向的学生。今天,在北京的展厅里,我发现随着作品排放顺序的调整,学院的整体教学板块突出了,我们看到学院与学院之间不同的学术面貌。作为一个教学单位,学院各自的学术传承很重要,它能构成自身的历史,而不同学院之间的学术差异,或者说是系统性的差异,与地域文化的差异是否有联系,而这种联系到底有多大?在重庆的时候,这曾经作为一个话题提出来,不过,当时我们觉得很难回答。在当前信息化社会当中,每一个人或得信息的渠道很多,不仅仅在课堂上,也不仅仅靠导师。因为信息流通的便捷,同质化的现象就比较严重。在某一个学院,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不同的风格倾向,看到多元化的创作格局,可将这12个院校排列在一起,我们会发现,那些风格倾向在不同院校之间又被复制了,每个学院差不多都是这么几种流行的风格,学院与学院之间的差异性,寻找起来比较困难。

 

    

不可否认,学院油画总的成绩还是很明显,即学生的创作性还是被不断地激发出来,空前活跃。首先,不同导师之间的学术传承还是明显存在,以导师为中心的工作室制,就力图在学院的范围内打开学术发展的空间,不拘一格,如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这几年就处在不断打开的状态,从第一、二、三、四工作室到油画材料表现工作室,在风格上有古典的,有表现的,也有抽象的。打开,就是鼓励创新,寻求差异,增强学术的张力。其次,每个学院也力图推行各自的学术主张,形成学院特色,如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天津美术学院和广州美术学院,总因为那么几位有影响力的油画家,使得学院的学术面目渐趋清晰。在这一方面,我们遇到的不仅仅是风格或手法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一种整体的价值取向。不过,这在学院内部必然导致一种趋同性,或者在局部范围内某种范式的流行。那么,学院油画的基本面目就不是建立在地域的基础上,而是由学院内导师个人的学术理念所决定。其实,这些学术理念或艺术主张都不是个体性的,其具有普遍性的意义,更是跨地域的,但都落实在个体的实践上,因而也是个体性的。我们谈论艺术的创造性,就要将个人的艺术实践与普遍性的评价问题结合起来。在当下的文化环境中,我们会遇到一个悖论,即艺术的发展是建立在个性化的基础上,可艺术越是蓬勃发展就越难找到自我,求异也愈发困难。

 

    

在今天研讨会的议题中,出现了评价标准问题。在当前多元化的时代,是否有可能建立一个行业标准?怎样才能建立这一评价体系?作为艺术批评又如何进入?我以为这在一个语言的系统内部是可以建立的,但这一系统的基础不是超乎材料的风格与手法而就是材料本身,因为材料自身的变化会引发许多变革性的思考。刚才王少軍教授提出“界面”的转换问题,很有意思。什么是界面?我理解就是一个系统问题。不同的语言系统有不同的可供操作的界面,其最基本的操作层面就是材料,然后才是与材料相关的手法,由手法衍生为风格,从而建构其语言的表意系统。如何转换?只能从基本面入手。在油画的问题上,材料就是媒介,包括颜料和载体,还有调和剂。在展览中,除了传统的油画颜料之外,出现了丙烯,还有综合性的材料使用;除了写实手法之外,还有表现的或抽象的形态。若追溯到教学环节,它们之间的基本训练肯定不同,要求也不一样,这就包括要重新设置基础课程和专业课程,因为在一系列的课程中才能逐步实现其“界面”的转换。当然,这种“界面”的转换会遇到新问题,即油画在当代的发展还有没有边界?油画的本体价值是加强了还是被削弱了?

 

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