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牧:喝茶(下)

作者:刘牧  时间:2015-09-02 14:13:29  来源:大韵堂艺术机构

(续上篇)

 

汕头回来绿茶不喝了,喝了很长时间的铁观音,之后,杂七杂八喝过云南普洱的生、熟茶,湖南的黑茶,广东的单枞茶,广西的六堡茶,台湾的洞顶乌龙茶,最后痴迷上武夷岩茶,并建了茶室放心斋。

 

 

 

岩茶最迷人之处是岩韵,岩韵其它茶没有。其实,就是在武夷山也不是所有的茶都有岩韵。丹霞地貌的岩石风化产生沙砾岩土,茶长在岩土之上就有岩韵;在山外溪水边泥土上,或是高山腐植土上长的茶就没有岩韵,岩韵,是岩石土给予的味道。有人形容这岩韵味道,是清、香、甘、活。这似乎不足以说出其全部,因为凡能称得上好茶,味道皆有清、香、甘、活。岩茶是在更清、更香、更甘、更活之上,还有醇,厚,重。岩茶茶汤有如米汤,米汤的妙处,是有米浆,岩茶茶汤的妙处,是有“岩浆”,这“岩浆”在舌上留有沉沉的量感,且作一团,似有骨骾,过喉时,囫囵而下又极润滑,真是妙不可言。

 

痴迷岩茶,是因为第一次喝岩茶,有缘喝到了极品好茶,牛拦坑肉桂(南方人把做肉的佐料桂皮称为肉桂,因茶香气似肉桂而得名),从此欲罢不能。武夷山岩茶核心产区是三坑两涧,即大坑口、慧苑坑、牛拦坑,流香涧、悟源涧。若说第一岩茶,当然是名滿天下的大坑口九龙窠母树大红袍,就那么四丛,每年最多出八两茶,可以说,世上爱茶之人少有喝到的缘分。再问,武夷山茶人,都会认为牛拦坑肉桂当居第二,所以雅号“牛二”。武夷山茶业科技研究所技术副所长黄镇国先生,二千零九年秋寄来当年的牛拦坑肉桂。这“牛二”,干茶看着不起眼,冲泡,茶气充盈,细闻,桂皮香味儿极显,上眼,汤色棕红如琥珀,入口,立即被这从未体验的滋味儿所慑。它不是辛辣,却似辛辣,但觉这“辛辣”,极清、极香、极甘、极活,又浓、又厚、又重,又润滑,滿口及鼻息的拉杂之味一扫而光,单只有这茶味儿了。下咽后,从喉咙到胃腹立刻被开辟了一条热路,刹那间,传至全身。老北京人说,夏天热茶喝得全身出汗,是喝透了,“牛二”一口杯下去,在这暑热全無的秋季全身竟有欲汗感。回甘真是快,即刻,满口生津,说是如涌泉到也不夸张。“牛二”,一、二、三泡“辛辣”递增,香气富于变化,由花香渐渐变出乳香,四、五、六泡“辛辣”递减,乳香之外飘出一股青草气,武夷山茶人都知道,这是牛拦坑山场典型的气息。喝“牛二”,先是手心渗汗,神清气爽,心情舒畅。再后,前胸后背涨热,两腋微汗,似有凉风经过,让人想到了朱仝的七碗茶诗,有了飘飘忽忽的感觉。曾经听老茶客说过,一泡好茶能让人终生不忘,喝过“牛二”后深信不疑。

 

 

 

一位画家朋友遊武夷山,为岩茶商布置茶店作画,得慧苑坑老枞水仙,后转赠到放心斋。过了五年,偶然取出冲泡,当时所有顶级岩茶竟无一款可与之相匹比。慧苑坑老枞水仙,花香中复合着典型的菌香(菌香又被茶人称之为枞味),菌香加上回甘,让人能想到喝冰糖银耳,或是吃煮熟的荸荠。随着冲泡,香气不断的变化,渐渐化出木香,真不可思议,最后竟然出现些许药香,这是生普存储三十年以上才有的香味!据说一百年前水仙品种引种到武夷山,经百年,老枞茶树长得枝高叶大,做成的茶茶味儿特别悠远绵长。岩茶是半发酵,尚保存茶的活性,经年存储,半发酵会向全发酵转化,老枞水仙储存五年,没想到竟能胜过普洱储存三十年。曾经听武夷山做茶的老师傅说过岩茶老茶,做茶人家里都会存些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老茶,若有个头疼脑热的病,煮点老茶,喝了就会好。又说,水仙品种最适合储存。

 

喝上岩茶,发现这条路很长,似乎没有尽头。学喝岩茶,先要辨品种。岩茶品种非常多,根本就辨不过来,择其三、五最多不过十数品种辨明白已属不易了。辨品种之后,是辨岩韵。岩韵是岩茶的灵魂,不知岩韵,即不知何为岩茶。辨岩韵之后,是辨山场。每个山场的岩茶都有不一样的气息,比如,牛栏坑给茶以青草香味,三仰峯给茶以青蒿香味。品种、岩韵、山场之辨,其实都依赖于丰富的制茶工艺,没有精湛到位的制作,品种、岩韵、山场都不复存在,所以工艺之辨,是岩茶的根本之辨。工艺之辨的关键是焙火,没有恰到好处的焙火就没有好的岩茶。岩茶焙火太难了,连极有经验的师傅都不敢懈怠,稍不用心,即将成功的好茶会毁之一旦。岩茶的工艺决定了不可复制,每一泡好岩茶不只得之不易,更是绝响,因为没有可能再一模一样的复制出来。来年的茶青变了,做青就变了,焙火也随着变了,即便是好茶也已不似去年。当真的能明辨岩茶就里后,就明白了岩茶人年年对好茶近乎焦虑的祈盼,当真知道茶人的祈昐后,也就开始了自己的祈盼。好岩茶无穷无尽,祈盼便也永远,永远。

 

 

 

茶喝久了,抑制不住有些暇想,把茶当作了味觉艺术。视觉艺术在目,听觉艺术在耳,那么味觉艺术比较复杂,它在鼻,在唇齿、在舌喉、在肺腑、乃至全身。说得夸张些,茶作为味觉艺术,不失有些许视觉、听觉,茶汤晶莹,是有色,沸腾清泉,是有声。一团茶,有色有声的化为一股清香润滑且甘甜温暖流动的味道,进入口腹,遍暖全身。味道淋漓尽致的描述着昔日茶的成长,高山流水,日光月华,雨润风梳;描述着茶农的养护,茶工的制作,浇灌追肥,採叶做青,萎凋炭焙。味道变化着,升华着,它舒畅着人的情性,激荡着人的精神。...慢慢的,慢慢的,味道和欣赏者融为一体,茶变成了人,人变成了茶。

 

 

 

喝茶时,常说茶道。据记载,茶传到东瀛,一种喝茶方式逐渐形成,传留下来被称为“茶道”,茶道注重喝茶的仪规,具有显见的表演性。大概是受了这样茶道的影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功夫茶表演,也称茶道。功夫茶表演,把泡茶过程分成十八节,每一节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功夫茶表演很讲究用具,极尽精致的杯、碗、壶、茶席,精心安排的环境空间等等。泡茶的人,从形体到服饰,从姿态到表情,以及动作的节奏,说话的语调都要规范。还要安排音乐现场演奏,常用古琴。功夫茶表演只在乎视觉、听觉,在乎引人进入假想,完全不大顾及茶的味道。

 

其实,茶道总是味道,不知味,焉知道?

 

禅家有这么一句话,吃茶去。

怀谷说,喝岩茶。

 

 

刘牧,笔名怀谷,山水画家,历年来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各种学术展览,在中国画坛有广泛的影响,出版有画集多种及《刘牧教学篇》等专著。任中国国家画院(原中国画研究院)教育培训中心任副主任,主持中国画高级研修班教学工作。

 


刘牧 《苍岩山香火》

 


刘牧 《兴隆秋色》

 


刘牧 《石头峪》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