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牧:喝茶 (上)

作者:刘牧  时间:2015-09-02 09:11:37  来源:大韵堂艺术机构

 

小时候,住在北方乡下,记忆中没有茶。

 

上学时住到城里,过节、过年待客,母亲要特意买一点茶。那茶拿开水一冲,一股香味儿立刻飘出来。母亲说,是茉莉花香,又叫茉莉花茶。给外祖父去祝寿,闻到更香的茶,父亲说,外祖父的茶好。

 

工作了,开始有一阵儿没一阵儿的喝茶,当然是花茶。买茶时知道了“高碎”。“高碎”,是装好茶箱底儿的碎叶,筛筛拿出来卖。还有更碎的,叫“高末”,或叫“土末”,买茶能碰上高碎、高末是很开心的事,花很少的钱可以喝到好茶的味,老北京人叫它“穷人乐”。花茶,茶味儿似乎并不重要,一般人也难以分别,吸引人的是茉莉花香,在一起工作的人,比的是谁的茶沏出来的味儿更香。对北方人来说,喝茶是喝水,借着茶味儿喝水,借着茉莉花香味儿喝水。老北京的大碗茶已经看不见了,大碗茶卖得就是水,用最便宜的花茶煮的水。现在偶尔还看得见,干重活的人,拿着好大的瓶子,装着满满的浓茶,时时喝上几口,不用去问,那必定是茉莉花茶。

 

 

后来,受同事影响改喝绿茶。喝绿茶才知到,南方大多数省份都出产绿茶。才知道,有西湖龙井,太湖碧螺春,黄山茅峰,太平猴魁,六安瓜片,信阳毛尖等名茶。绿茶一年一季,大都选用清明节前鲜嫩的芽叶炒制,不能用滚开的水冲泡,水温在八十度才好。可先在玻璃杯中放热度适合的水,再放茶,喝之前,看那茶叶片在水中展开,慢慢地舞动着落到杯底。

 

 

在一位朋友那儿喝到过极好的碧螺春,那味道,丝丝甘甜中带着一股清新的豆香气,有点像老北京小吃豌豆黃儿的味儿。喝绿茶的讲究比花茶要多。要问产地、产地的具体位置,比如西湖龙井,是梅家塢,还是狮峰;要问採摘时间,是明前(清明),还是雨前(谷雨);要看保存,有没有变质、变味;要好水,最好是矿泉水。喝绿茶一般用玻璃杯冲泡三次,三杯水不算少了,其实对北方人而言,喝绿茶也还是喝水,是更讲究的喝水。

 

 

在汕头,见到了功夫茶。用具多是盖碗、口杯。口杯比北方喝酒的杯子还要小,一杯还装不滿一口。要用烧得滚开的水,冲泡之前,先把口杯、盖碗烫一遍,说是温杯。再放茶,盖上盖碗,轻轻的摇上几下,叫醒茶。然后才是冲泡,水从高处冲下,再提起,反复约三次,叫金鸡三点头。出茶也要依次倒在杯子里,倒过去再倒过来,反反复复,叫关公巡城。再向每个杯中点几下,点干净盖碗茶中剩余的水,叫韩信点兵。第一次倒出的茶水一般是不喝的,是洗茶。倒掉洗茶,要闻杯底和碗盖,是闻留香。再冲泡才是喝的茶。一般冲泡七八次,好茶富于变化,每次的味道不同。喝茶时要分三口,第一口在唇齿,第二口在舌腔,一二口要少,第三口全部吞下,在喉咙。分三口是为了体会茶入口、咽下不同的感觉,称为品。喝也讲究,要连吸带吞,入口带着声响,叫错茶。泡功夫茶层次分明,层次分明是为了茶泡出最好的味道。喝功夫茶不是喝水,是让人专注的体会茶的味道。

 

(未完待续……)

 

 

刘牧,笔名怀谷,山水画家,历年来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各种学术展览,在中国画坛有广泛的影响,出版有画集多种及《刘牧教学篇》等专著。任中国国家画院(原中国画研究院)教育培训中心任副主任,主持中国画高级研修班教学工作。

 

刘牧 《不老峪》

 


刘牧 《梨花峪》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