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从写生到创作 由“迁想”至“妙得”

作者:刘牧  时间:2015-04-01 11:14:44  来源:网络

《艺术市场》(以下简称“艺”):刘老师您好,采访之前我们特意详细查阅了您过往的人生履历,那么我们就从这多彩的生活经历开始谈起。从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您在北京珐琅厂工作了近20年,这段经历应该对您特别重要,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这段记忆,它对您的艺术生涯有怎样的特别意义?

 

刘牧:在北京珐琅厂工作的确切时间是1968年至1988年,现在回味那段人生经历,对我确实有着很大的影响。1968年是“文革”开始后的第三年,在这种时代背景下,我和当时多数的青年一样,在整个的运动洪流中处于徘徊、迷茫的状态,而之前自己对于艺术的想法也随之彻底泯灭。尽管在进入珐琅厂时,我可以选择、争取与艺术存在些许联系的工艺设计方向,但在当时的状态下,我对自己心中所追求的较为纯正的艺术可谓“心灰意冷”——看不出工艺美术设计与自己心中所想的艺术有太多关联。因此,我宁愿选择放弃,自己也就在这种迷惘中选择了在珐琅厂做一名普通工人,而这一做便是10年。

 



五里沟 1993年

 

“文革”结束后,让人感觉空气窒息的时代逐渐离去,整个社会的氛围有了极大的转变,而我也在此时开始突然意识到去追求自己喜欢的艺术有了可能,在萌生出这种冲动之后,1978年,我改变了最初一直做普通工人的想法,随后就申请进入了珐琅厂的设计室。而在设计室工作了很短时间后,接着就迎来了我人生道路的一个重要转折。“文革”结束后,各行业都百废待兴,珐琅厂为了培养具有一定艺术修养、设计能力的技术工人也开始筹备技工学校,而我当时也感到特别兴奋,因此迅速申请参与到技校的初期筹备中。之所以我会有这一举动,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清楚技校的教学离不开艺术的基础培训,而由于自己之前对艺术的所学,会更适合该工作。另一方面,在完成艺术基础教学任务的同时,可以做到教学相长,逐渐实现自己对于艺术的诸多想法,而具体的方向便是探究中国的山水画。

 



三里村 1993年

 

艺术市场:事实上,中国画中的那些“山水清音”一直以来都是让您魂牵梦绕、难以割舍的,那么在珐琅厂技校进行教学的同时,您是如何一步步深入并实现自己对中国山水画的那些理想的?

 

刘牧:在技工学校工作,的确让我有了契机重新开始对中国山水画的学习、研究及创作,而这其中的前提便是完成学校的教学任务。其实说来也很巧合,学校从最初开始筹建,并没有较为明确的纲领,当时的教学部分基本由我一人确定它的最终构成,而为了培养学生的艺术修养,在课程设置中我特意安排了教学写生课,当时其他的很多与我们类似的技校都没有设置该课程,而此举最终的结果是我们的学员很多在后来走上了纯艺术的道路,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对于我个人而言,也正是在学校的10年教学工作,对自己在山水画的探究、创作道路上起到了很大的奠基作用。我清晰的记得,1979年带学生去门头沟写生,当时我和学生一样也是第一次拿着纸墨面对户外风景,我也正是利用每次这样的写生机会完成了大量的风景写生作品,而后来很多系列的艺术创作,都与我这10年间的写生作品有着诸多联系。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