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勤: 娑 婆 路 遇

作者:廖勤  时间:2016-07-29 16:32:52  来源:大韵堂艺术机构

廖      勤

生于湖南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本科、硕士,导师唐勇力教授,留校任教。

现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教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光明使者》

 

 


廖勤 《光明使者》 纸本水墨 300X500cm 2014年 

(参加第六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  中国美术馆)

 

湖南过冬,以前用火盆烧炭取暖,我来北京学习工作,知道了北方的暖气,才想画画供暖的人,带来光明人。
       

2011-2014年间,我从河北怀来屯煤的小煤场画卸煤人,一直深入到山西、内蒙千米多深的矿井下,画挖煤人。白天,我们攀坐缆吊的猴机下到矿井底平面,再蜷缩小火车到作业面,只身下达狭窄的作业点,一样装束的我们劳作后,大嚼铁饭盒里的饭菜。夜晚,我们住在大煤场透风的砖房里,我睡一会就被冻醒一阵,矿工们取暖烧的是燃点不高的煤渣块,怎能不冷。
       

常常想起煤场里的黑尘弥漫,从头戴的矿灯风帽到脚上的鞋子,我的眉间心头浸蕴在这黑黑的、暖暖的炭沫中,不愿散去。

 


廖勤 《光明使者》 纸本水墨 2014年

 

 


廖勤 《光明使者》  纸本水墨 2014年

 

 


廖勤 《光明使者》 纸本水墨 2014年

 

 


廖勤 《光明使者》 纸本水墨 2014年

 

 

《路遇印度》

 

 


廖勤 《路遇印度》系列  200X200cm  2015年 

(参加"为中国画-中央美术学院教师作品展"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写意中国-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画作品展"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

 

 


廖勤 《娑婆行者》  纸本水墨  200X200cm  2015年

(参加第五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 中华艺术宫)

        

我小时候,从父母喜欢的印度电影、书籍中,知道了这个地方,对它充满了好奇与想象。有一年过完春节,我告别家人,踏上它的土地,路遇印度⋯⋯
       

在印度门下,遇见的一身单衣的低吟老者,在风中浅唱低吟,漫步而来,眼睛不知看向何处。
       

我第一眼遇见不是诗人的他,就给了我一种诗意。更因他一袭玫红色棉袍加身,我愿意喊他:玫色诗人。
        

我几乎没有主动坐过人力车。我在瓦腊纳西画着水淋淋的墨色,他结实的脸与壮硕的手脚,都湮没在湿湿的、淡淡的等待中。
       

这几幅娑婆行者,是在恒河边修行的印度教徒派。面对神的世界,我们不说。
        

我们有过去、将来、现在;他们也有;正路遇的所有人,在岁月长河中,都是一样,我们尊重生命,互相爱。

 

 


廖勤 《娑婆行者》  纸本水墨 2015年

 

 


廖勤 《路遇印度—低吟老者》 纸本水墨 2015年

 

 


廖勤 《娑婆行者》  纸本水墨 2015年

 

 

 


廖勤 巜娑婆行者》200x50cm 纸本水墨 2015年


 

 

《拼了》

 

 



廖勤 《拼了—中国军民抗战纪》  300X500cm  2015年 

(参加"铸魂鉴史  珍爱和平-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美术作品展"中国美术馆收藏)

 

绘画艺术,是画家对经历的一种独特记录形式,它包裹着个体与时代脉搏的温度。我没有经历艰难的抗战岁月,接触相关文学绘画作品,形成对历史、民族的认识,受中央美术学院前辈们经典抗战作品的影响,想画一张画致敬。
 

我利用课余赶去宛平城、古北口、白洋淀等抗战遗址调研、写生;去国家图书馆借阅八路军抗战图文材料;此组画以水墨肖像为表现,红灰黄三色穿插,塑造军民的激战形象,体现他们在中华民族危急关头的誓死拼劲……不论身处环境如何困难、实力悬殊,这都不能是咱们不自强的借口,拼了!
 

尊重历史,敬畏英烈。

 


廖勤 《拼了—中国军民抗战纪》局部  纸本水墨 2015年

 

 


廖勤 《拼了—中国军民抗战纪》局部 纸本水墨 2015年 

 

名家评论

 

 

唐勇力(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廖勤艺术感受力始终游离于中西绘画审美与文化品位中。从他的各个阶段不同的作品中所表现出追求完美的学院气风格,他在探索研究中始终保持着自身独特的理解与感悟,这是在艺术实践中难能可贵的。


陈平(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
       

廖勤的水墨人物画,有自己的情感和笔墨的表现,将他所长的中国画书写笔力施展开来,随着墨色层层深入,呈现一种水墨朦胧的画面效果。他作为教师,在教学工作中非常的投入,继续努力。
 

田黎明(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每次见到廖勤作品,他在不断进步,《光明使者》面对不同形象的矿工,使用不同水墨语言的表现,一幅一感觉,这得益于他的造型功底与水墨能力。《路遇印度》是他自己的绘画语言,将人物结构的深入性包含在笔墨当中,这很难得。我看到他的《娑婆行者》,想到徐悲鸿先生《愚公移山》,画得很有意思!这是在严谨的学院派造型上,用中国画墨骨法与干湿笔相结合,对画面进行的意象化处理,这些中国画意义上的写意与具象深入探寻,都涵盖在他作品之中。


赵立忠:(中国国家画院理论家):
       

现在画坛缺少写意精神,写意是中国画很重要的文脉,根应从学院教学上重视起来。廖勤的《光明使者》画得扎实、有表现力,《路遇印度》水墨手法既与蒋兆和先生拉开一定距离,又有当今的时代感,更没有离开中国画所固有的特色,我今天很欣喜看到这个写意人物画家。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