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 | 油画中国本土化的一种宿命——关于何军油画的分析

作者:何军  时间:2016-05-04 09:46:07  来源:大韵堂艺术机构

“太湖石是中国人寄情山水自然的审美体验对象,是中国文化的象征物。何军的太湖石绘画几近单色,很像是中国古代的绢本绘画陈年变色后的色调。其构图方式,也和中国古代人物正装像类似。太湖石布满孔洞的弯曲表面,似乎也赋予了何军的太湖石肖像以各色表情。这些表现得具体细腻的太湖石兀自站立在极其简略甚至被省略的场景中,名石犹如孤傲的古代名士。也许这些太湖石,也掺杂着何军自己内心的镜像。”今天让我们跟着《大韵堂艺术》杂志第五期“实力”栏目,一起走进西安美院油画系主任、硕士生导师何军的油画世界吧。

 


何军

1991年考入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

1995年获学士学位留校任教于西安美院油画系至今,

现为西安美院油画系主任,硕士生导师。

 

 

 

油画中国本土化的一种宿命

——关于何军油画的分析

Destiny of Oil Painting Localization in China

—Analysis of He Jun’s Oil Painting

文/ 舒阳

 

我作为从西安美术学院附中到油画系早何军两年入校的学长,一直将何军视为我辈学业中难得的佼佼者。何军1987年考入西安美院附中,1991年考入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1995年获学士学位并留校任教油画系至今。在此赘述何军的绘画学习和工作经历,对理解他的创作很重要。中国的美术学院油画教学,一直是以写实造型作为其体系的基础。何军在美院学习时期,既已表现出了超常的写实才华。除了写实的能力外,这个时期我所见的何军的习作和创作还体现出强烈的对西方经典绘画趣味的追求。这种绘画趣味既尊重视觉的真实性,又在造型和绘画手法上纯化对象,建立秩序、精致与谐调的画面。在这段学习经历中,何军的作品很可贵地坚持个人的一贯探索,不太受外在影响的左右。作为一个还在美院学习的学生,这是一种很难能可贵的艺术观上的成熟。可见何军在校学习期间,既已确定了自己在艺术上的追求。作为一位追求经典绘画气质的艺术家,何军的方式也正是古典艺术家们所遵循的创作原则,即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艺术的拓展。

 


何军 《星空》 布面油画 2015年

 

在我们这个求速变的时代,似乎谈到传统就意味着保守,这是这个时代的主要偏见之一。好在经过了追随西方艺术风潮的阶段和后现代主义的影响,今天的中国当代艺术家越来越意识到对自身创造力的关注。毫无疑问,古往今来的一个重要的艺术创造力的来源就是传统。传统赋予我们一种超越个体生命经验局限的能力,为我们开启一扇跨越时代的前赴后继的永续探索之路。对应于何军2002年至2006年,由国家公派到俄罗斯莫斯科苏里科夫美术学院油画系进行硕士学位学习的经历,这一点也颇有意味。

 


何军 《失火》 布面油画 2011年

 

自中共建政到1980年代中国的美术学院油画教学所建立的主体,是俄国巡回画派之后和苏联时期带有意识形态宣传性的官方绘画,加上以徐悲鸿为代表从法国学回来的19世纪末巴黎学院派绘画传统。这样过于狭窄的规范的油画教学体系,对艺术创造力的滞碍可想而知。当1980年代中国社会开始对外开放的时候,原有的封闭油画教学体系必然会面临挑战。从对西方不同历史时期绘画的学习,到将革命现实主义转变为伤痕现实甚至玩世现实主义,中国油画逐渐开启了对自身绘画风格的追求。作为中国油画教学主导力量的各美术学院,也开始呈现不同的油画教学方向。这些方向,基本上都是放弃1980年代以前的苏式教学传统。特别是2002年以后随着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逐渐兴起,旧有的学院规范油画教学几乎已经被当作历史陈迹。何军在这种背景下到俄国的美术学院学习,很难以此为他的艺术名声再镀上一层耀眼的海归光环。但是当我看到何军在俄国的绘画作品,我感受到了某种涉及中国油画发展的宿命。

 


何军 《望水》 布面油画 2013年

 

与求学欧美不同,俄罗斯的美术学院至今还保留着良好的写实绘画传统教育。写实绘画传统悠久的技艺主流在今天虽然已经让位于绘画的多元标准,但仍然具有创新的文脉意义。因此从技术层面看,写实绘画虽然不是绘画的唯一标准,但不妨碍写实风格成为当代艺术的一种重要表现方式。写实绘画风格正契合何军自始至终的艺术发展历程。因此不论现在对留俄学习的评价怎样,至少留俄学习对何军的艺术追求具有明显的助力作用。这种助力一方面体现在通过四年留学俄国的进一步系统化训练,何军的写实造型更加坚定,他的绘画手法也更加明确。另一方面从何军在俄国的作品中,能更加清晰地看到那种传统写实绘画的经典趣味得以充分体现。呈现这种趣味除了对绘画技术的把握外,还包括对经典绘画整体风貌的理解,这种理解也具有文化的解读性。何军从中国的学院到俄罗斯的深造,使他的绘画实践从中国写实绘画风格转向对经典写实绘画传统的把握。可以说俄国的学习,使何军的经典绘画趣味得以完善。何军在俄国的绘画作品。达成了他绘画精神气质上的跨越。

 


何军 《月下赏花》 布面油画 2010年

 

我之所以说何军在俄罗斯的绘画关涉到中国油画发展的宿命,也牵涉到何军的油画专业科班出身对他的艺术探索所施加的影响。何军在国内所就学的西安美术学院,其创建者来自中共建政前在延安的鲁艺,前身是共产党的西北军政大学。西安美术学院油画教学的开创者,是本校1955年到1957年参加北京“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的学员武德祖、谌北新。可以说“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的苏式风格,确立了新中国的油画创作和教学的正统。因此西安美术学院的油画教学与具有较早西方绘画传统的中央美术学院和中国美术学院相比,应该更有代表中共建政后“又红又专”的新中国油画的说服力。抛开政治正确的立场从文化研究的角度而言,西安美术学院的油画教学是油画在中国本土化的一个典型例证。西安美术学院的油画教学没有产生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的乡土风格,也没有形成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的生活流,它的没有结果,更需要我们去给以解答。

 


何军 《太湖石四》 

 

西安作为中国传统文化最为悠久的古都和内陆城市以及重要军工基地,使它似乎代表了某种纯正的中国本土性。来自西方的油画在这片土地上的传播和发展,也可以透视出中国在现代化进程中的文化状况。特别是作为培养专业人才的美术学院,可以使我们在一个相对稳定可控的环境中观察到油画在中国发展的轨迹。因此可以把西安美术学院的油画教学,看作中国本土油画发展的一种模型来分析。何军的油画学习和创作除了他个人的兴趣和才情,也可依此种模型来对应解读。

 


何军 《晚霞行千里》 布面油画 2011年

 

油画中国本土化的实践,可以追溯到首倡绘画“中西结合”的林风眠。林风眠晚年以粗放的近似表现主义的手法,表现中国戏曲人物,同样具有中国文人画大师八大山人逸笔草草的大写意风范。从何军近期表现太湖石的绘画可以看到,他似乎正在试图给我们提供一种油画在中国本土化的解答。这种解答就是利用西方经典油画的趣味,表现出中国传统文化意味的经典性。何军的太湖石油画,不同于以往所提的油画民族化问题。早期董希文所提的油画民族化,在于将中国民俗和少数民族的题材和色彩造型引入油画。何军的手法是用他所练就的纯熟的具体写实绘画风格,来为太湖石造像。

 

 

太湖石是中国人寄情山水自然的审美体验对象,是中国文化的象征物。何军的太湖石绘画几近单色,很像是中国古代的绢本绘画陈年变色后的色调。其构图方式,也和中国古代人物正装像类似。太湖石布满孔洞的弯曲表面,似乎也赋予了何军的太湖石肖像以各色表情。这些表现得具体细腻的太湖石兀自站立在极其简略甚至被省略的场景中,名石犹如孤傲的古代名士。也许这些太湖石,也掺杂着何军自己内心的镜像。应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在现当代的际遇,应对于中国近二百年来的现代化进程以及中国的美术学院的油画教育,应对于数代中国艺术家践行油画中国本土化的梦想和何军的个人的绘画经历,何军所绘的这些太湖石所呈现宿命,不仅仅关涉油画,而且是中国文化发展的一种象征。

 


何军 《独钓》 布面油画 2011年

 

西安是一个背负着中国历史文化重负的地方,何军的太湖石所呈现的本土文化情怀,是中国文化对自身的新的发现之旅。通过回归或寻找自身文化的根源或立场,会获得在此全球化时代珍贵的差异性。这不同于现代主义时期的民族主义,也不同于后现代主义之下的民俗主义。即便在互联网无所不及的今天,即便在中国之内,也开始越来越需要差异性来拓展多样的创新。何军的太湖石,也许既属“温故而知新”的中国新文化道路也未可知。

 


何军 《墙内的风景》 布面油画 2011年

 

当然观何军的画,并不需要直做文化问题的联想。这些作品的背后,与我的前述或有些许关联,可以感受何军作品的不同层面。中国古人讲画品境界绝不限于纸面,而是要领略人生至趣,玩物得志。绘画用嘴去说,事可大可小。唯实践是艺术的真谛,需要有判断力和行动力。何军的太湖石系列兼有技艺与性情,有好古的心得与安宁。即便只作壁上观,也是赏心悦目的事,不必他求了。

 


何军 《红墙》 布面油画 2010年

 


何军 《迷雾》 布面油画 2009年

 

以上内容节选自《大韵堂艺术》杂志2016年3&4月刊(总第五期)“实力”栏目,

杂志正发放至各大艺术院校、艺术家、艺术爱好者、社会团体以及媒体单位,

如果您对我们的杂志有任何意见和建议,

欢迎您把宝贵的意见发送至我们的邮箱editor@dayuntang.com,

即有机会获得精美礼品一份。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