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 以梅为友——陈平先生访谈录

作者:陈平  时间:2016-06-17 10:13:50  来源:大韵堂艺术机构

 

陈平先生为人谦和。一见到他,就感受到了他身上浓厚的文人气息。他的山水画在业内独树一帜,另外他在书法、篆刻、诗词等方面也有非凡的成就。在二十年前,陈平先生又迷上了梅、兰、竹、菊四君子,在四君子中,他尤其偏爱梅花,每年花期一到,便南下寻梅、访梅、赏梅。二十年来从未间断。

 

说起陈平先生画梅花,还要从他跟随林锴先生学画说起。林先生毕业于国立艺专,是国画大师潘天寿的学生,在诗、书、画、印四个方面上均有所研究。陈平在林锴先生的影响下也开始全面地学习中国的传统艺术。

 

1980年陈平考进中央美术学院叶浅予先生的实验班,这个班的特点是山水、花鸟、人物并举,正与林锴先生所倡导的诗书画印四为一体不谋而合。于是他为自己制定了一个四年计划,第一年把书法写好,第二年研究篆刻,第三年学习诗词,第四年做一个全面的展示。

 

毕业以后,陈平开始从事书法、篆刻的教学工作,一教就是十年,这为他日后画梅花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正如王鲁湘先生所言:“陈平有很好的书法底子,又精于篆刻之布局,且文思幽慧,正是墨梅一科理想的写梅家。”

 

1997年,陈平被调进中国画研究院,由于不用再教课了,他有了很多空闲的时间,于是他在画山水之余,又拾起了对梅竹兰菊的创作。这四种植物,唯独梅花在北方不常见,想要观赏梅花,必须要去南方,从此他便开启了他近二十年的寻梅之旅……

 

Q=《大韵堂艺术》

A=陈平

 

Q:您是从何时开始南下赏梅的?

 

A:从1997年开始,我就去南方看梅花,先到浙江,在那里看的基本都是村梅,而我想看看最古老的梅花。有记载的古梅也就是天台山国清寺里面的隋梅,于是第二年我就决定要去天台山赏梅。临近春节时,我就与画山水的朋友何加林相约,准备一起去天台山赏梅。但是他因为有事,暂时不能来,就为我介绍了一位天台山上的僧人,让我与他联系。后来,我带着夫人和孩子,还有另一位朋友的一家人一起到了国清寺,到那一看,隋梅的花骨朵像花椒粒似的那么大,显然是去早了。我就问这位僧人月真,梅花还要等多久才能开,他说起码还要等一个月。我们只好住在寺庙里,等待花开。

 

过了春节,家人就回北京了。剩下我一个人,我想既然来了,一定要看到它开。后来我就住到石梁去了,天台山深处有个石梁,瀑布非常有名。我在那一面看山水,一面想办法再去关照这个梅花。这时何加林也来了。梅花的花骨朵越来越大,但是还没开。僧人月真在天台上塔头的佛学院里有一间小禅室,很雅致,我和加林就在那里住下了。有一天月真说,在塔头山梁朝南那边的村落里有几株梅花开了。我们就绕着石梁走到那个村落,一看呢,村边果然有三四株梅花,开的还不错,我一边写生,一边围着梅花转,因为我看梅花很新奇。月真在旁边说咱们折一枝,回去插到梅瓶里。晚上我们三人在禅室小聚,月真把这枝梅花插进梅瓶,推开窗子,月光透进来,落在禅室里,非常清静。我说我来填个曲吧,加林说你填曲我来抚琴,月真说那我来烹茶。我们三个人各自分工。当时我填了一首曲,叫《客石梁》,曲牌是《水仙子》,这首词内容是这样的:“天清河汉挂苍崖,石上髤书满壁苔,云峰古刹红尘外,呀!何处画人策仗来,折得一枝小梅开,空谷声虚籁,钟声断俗埃,减淡狂怀。”写了这么一首小令。然后我说加林兄,你给谱首曲吧。他说我不会谱曲啊。我说你试一试,你喜欢唱京剧(唱林冲夜奔),京剧里武生戏都是昆腔。他说我试试。后来我们真就谱出来了,一唱非常好。这时候月真的茶也烹好了,然后我们从梅枝上摘一朵梅花,放在茶盏里,每一杯放一朵。茶水的热气把梅花的香味一下就熏蒸出来了。我们说这是绝妙好茶,叫梅花茶,从此以后我们每天烹梅花茶,写书法画画度日,等待着山下的梅花开放。山下梅花也一天天地开了,先从一朵开,然后开四五朵,最后满树如雪。我们说既然看到它开也要看到它落,因为梅花最怕风雨,一刮风一下雨梅花就凋谢了。从梅花的枝头如雪,到满地似雪,我把梅花开落的过程全部都看了。

 

自1997年到现在将近二十年了,我年年看梅花。一开始呢,不敢去画梅花,只是看。我第一次去只是勾勾速写,因为不了解梅花的生长规律,不知道它是对生还是错生。这样就先饱看,就像画竹一样,要胸有成竹。画梅也如是,要做到胸有梅。我看梅看了好几年,写了很多诗,但是没有动笔,因为是没找到方法,而我又不想一出笔就像古人,我想一出手就要有自己的感觉,所以我一直是眼中看、心中想,用诗记录梅花的情趣。过了几年,我开始就尝试去画梅花。我喜欢元代王冕的梅花,我觉得他画的梅花最高古,有文人的那种清冷;再一个呢,我喜欢明代的陈录画的梅花,他画的梅花饱满,一幅画里满枝满花,我喜欢这种风格。我现在的创作基本往这个方向走,另外我喜欢明代人的用笔,比较硬朗,像碑刻。

 

Q:古代有众多画梅的名家,您感觉您笔下的梅花与古人相比有哪些不同?

A:王冕的梅花画出了文人清冷的一面,他圈梅花有他的方法,你细看他圈梅如画兰叶一样,有粗有细。我的圈梅的方法与他不同,我圈梅如同唐人写经;画枝干如同写汉隶,苍古;画枝条如同写秦篆,瘦劲。整个过程是把书法的用笔放进去,他们说看我的梅花有刻的感觉,比较硬,而古人有他轻柔的一面,所以说我感觉你说的区别就在这里。而这些区别又得益于我多年来在书法当中汲取的营养。因为我写书法写的就是碑,字体比较硬朗。包括我的山水画也是这种风格。

 

Q:对于诗词的热爱,是不是使您对梅花有了与众不同的理解?

A:古人也在写梅花,都是写自己的心性,就是把自己比喻成梅。诗用的都是比兴之法,用这种方法比喻自己,寄托自己的心情,这是一个诗的规律,我也没逃出这个规律。我更多的是记录了它的野趣,因为我不喜欢种在园林里的梅花,园林里的梅花虽然种的好,有人养护,有的姿态也还古意,但是它缺乏了自然的野意。

 

Q:您除了在国清寺里看到的隨梅,还有哪些地方梅花令您印象深刻?

A:自从看到石梁的隋梅以后,我就想有没有更古老的梅花?在四川成都的青城山,我寻访到了一株可能是现存最古的汉梅,这株梅花的树干需要两个人才能抱合起来,顶天立地,非常壮观。因为没人管,没人去问它,花自开落,自生自灭。所以说这种梅真像山中的隐士,与世无争,不问世间的兴亡。这是我在四川看到的梅。这些年看梅,我对于全国的梅花也知道一些情况,腊月期间,广东、广西的梅花开放,春节时是浙江、四川、江苏。到了三月初梅花的花期也就快到末尾了。

 

Q:您的山水画作品在色彩上受到了美国画家怀斯的影响,但从梅这个题材来看,有没有受到过西方画家影响?

 

A:我画山水画,那个时候想求新意,想在传统当中走出中西结合的一条路,所以当时是受到了怀斯影响。小的时候学水彩画,看到第一本画册就是怀斯的,也是受到了他的影响。要说画梅花还真没有受过西方艺术家的影响,从用笔到其中所蕴含文人精神,它就是中国的,也可能会从西方的某个画家身上找到参照点,但是现在还没有。

 

Q:您的杂剧作品《孤山梦》记录了一件与梅花相关的事情,是什么机缘促使您开始杂剧的写作呢?

A:2010年我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当时是想办一个纯是绘画的展览。但大家给我提了一个建议,说你经历那么丰富,能不能把诗书画印全部都拿出来展。我说也行,写点书法,把篆刻再展出来,全面一点也好,然后我就把这个计划报给美术馆。当时范迪安先生是馆长,他说你只展书画印还不全面,以前你写过一个杂剧,这次能不能再写一个杂剧,在美术馆里展演。1995年我写了一个杂剧叫《画梦诗魂》,当时也想在美术馆里展演,但是怕被别人理解成行为艺术,就放弃了。这次有机会,我想不妨也试一试。因为我最爱的是梅花,但古人最爱梅花的是林逋,他以梅为妻。我想这么多年,我以梅为什么?我是以梅为友,比如说一棵梅树它生长在什么地方,我都能找到它。别人就问我,你年年去看梅,有什么区别呀?虽然梅树年年开,但我说人生能看几回梅。既然把梅当做朋友,你就要眷顾它,不管是哪的梅,都得去看看它。

 

写《孤山梦》时我就查林逋的资料,他为什么以梅为妻?只是一个传说,只是一句话。“以梅为妻”这个典故从宋到现在没有任何记载。我要写他以梅为妻,只能当成一个理念。于是我就写林逋自幼与邻家的一个女子梅娘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在林逋弱冠的时候,梅娘不幸夭折。林逋为了怀念梅娘,本来是想娶她为妻的,但是她不在了,就发誓,植梅为妻终生不娶。这样写也还合理,说得通。另外林逋与僧人、道人还有联系,因为他住在孤山,是隐居之人,西湖周围有保俶塔,又有灵隐寺。于是我就想在石梁赏梅时有个僧人叫月真,他很合适这个角色,因为平时很少看他打坐念经,当时我就给他起了个懒陀的号;我的朋友何加林那时留个小胡子,我也给他起了个号,叫一髯,后来写这个戏,我就跟加林说把你变成道士吧,为了与“懒”字相衬,就把他的号改成清髯。这样在舞台上一儒一僧一道,在服饰上就很好看,再加上三人对梅的感受不同,把梅的内在气质也表现出来了。

当时我邀请我的一个好朋友于少飞来导这个戏,他导戏的理念是要复活宋元时期的表演风格,这与我的心情也是相对的,这样我们就把这部戏呈现在舞台上了。很多年了,都是我来写戏,于少飞来导戏。

 

Q:《画梦诗魂》、《孤山梦》和《富春梦》,这三部剧都是以梦作为沟通古今的一种方式,您因何对梦如此情有独钟?

A:我的绘画其实也都是以梦来创作的。《费洼山庄》,本身就是我的一个大梦,《梦底家山》也是我的梦。因为我想梦既是实的也是虚的。实在它是我心中所寄托的一个点,而画面呈现给大家这个景又是无处可寻的,是你这个画家的梦,但你心中怎么想,要用文字来记载,

画家内心世界要用诗来表达。两者结合一虚一实,把你的画完整的表现出来。上学的时候学山水、花鸟、人物我都学,后来唯独人物我给放弃了。我想以戏的形式来呈现,等于又把人物画捡起来了。我的人物画就是舞台上的戏曲人物,那就是我心中想要表现的人物画,在舞台上所呈现的就是一个活的水墨画,立体的水墨画。这样呢,山水、花鸟、人物,我全都捡起来了,作为我一生的一个创作作品。

 

Q:关于杂剧的“梦”是否还要延续?

A:我已经写了5个梦了,有《画梦诗魂》、《孤山梦》、《富春梦》、《幽兰梦》、《潇湘梦》。《幽兰梦》还没定,其余四部都是于少飞来导演的,最近我去了广东罗浮,还要写《罗浮梦》,我本来想写六小梦,现在看来要继续写下去了。

 

Q:绘画与杂剧写作这二者之间有哪些相似性?

A:刚才提到杂剧与我人物画的联系。另外绘画当中的题跋,可以题诗、可以题词、可以提曲,也可以一些提随感。但是我题诗比较多,题小令也比较多,因为诗书画印四为一体,你只会画画,书法不行,那么你的画肯定不行。中国画要讲究以书法用笔,以书入画。没有书法上的修养,就支撑不了中国画的笔墨。但是只把书法与绘画两者结合,也不行,那只是做了一个表面的事情。你内在的精神是什么呢?要有文心。文心就是中国文化的传统。文化的传统用什么承载它?用最美的语言,也就是诗的语言。你把诗寄托在绘画上,与你在笔墨上的修炼是相配的。

 

古人有一句话讲得特别好,做文章如案头山水,就说你在案头上写文章,要像画山水画一样,有起伏有变化;画山水如地上文章,画山水画如同在地上写文章。就像写诗如同画画,画画如同写诗一样;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样就构成了文人画家的特点和思想。篆刻又起什么作用?篆刻是起画面的平衡作用。因为画面有虚有实,这就需要印章来调节平衡。篆刻中的内容又是画家最精辟的思想,比如李可染先生有一方章“白发学童”这就是他一生从艺的态度,每方章都是画家自我的一个写照。

 

所以诗书画印是一件作品的完整组合,也是中国画最具代表性的一种呈现形式。你可以从一幅画中看到这个画家的人生追求。

 

Q:在古典文化氛围缺失情况下,您对诗书画印四门功课展开全面学习时遇到过困难吗?

A:在学诗上我确实遇到过困难,其他方面倒是没有。学诗呢,因为我是北方人,北京话里没有入声字,当时在辨别入声字时遇到过一些困难。但是入声字也很有规律,查一查诗韵就知道,但是不妨碍我去创作,就像写戏给别人唱一样。

 

另外我学诗算是比较晚了。我是六零年生人,上中小学时正好赶上文革,对于唐诗宋词的理解仅仅是只言片语。真正开始对诗词感兴趣是在我考上美院以后,那时候喜欢创作,但是因为没经历,也没有什么生活,在诗境、诗味上就会受阻,所以那个时候学诗的过程是磕磕绊绊的。后来我突然看到了元人小令,觉得它读起来朗朗上口。因为元人小令的语言不像诗那么雅致,它也有雅致的一面,并不是说它全不雅致。它的语言包含了很多俚语——世间的那种俗话,所以读起来更鲜活,更活泼。我就用这种语言去填小令,填好以后给我的老师林锴先生看,他说你的小令比诗好,你就专门写小令吧。那我就想,诗我先放一放,先写小令。没想到后来越填越喜欢啊。因为小令是散曲的一种,散曲里面又有套曲。以一套的形式来写,中间填上对白,就是杂剧里的一折戏。我想既然能写套曲,我就试试写写杂剧吧。

 

当时我就以南宋词人姜夔过垂虹桥的故事作为底本来写,形式上完全模仿元人的杂剧——四折一楔子,写着写着觉得太似古人了,我画画也是我不想太似古人,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感觉。后来我就把之前写的推翻了,把自己融入到戏里面去,是这样写的:当时我正在以姜夔的《过垂虹》为题作画。画完以后已是深夜,我就把画挂在壁上,去睡了。没想到姜夔从我的梦中而来,他看到七百年后还有人以他的诗来画画,非常的高兴。见面以后,他问我你可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我说只是听一些典故,略知一二,但是不了解其他的事情。他说我带你到当时地方去走一走,说罢,就把我带到了姑苏范成大家。范成大正在与姜夔对话,说旧曲听得太多了,你能不能写两首新曲,这样姜夔就写了《暗香》、《疏影》两首新词,范成大知道姜夔晓音律,就让姜夔教他家的歌婢小红来唱,在教的过程中,他们二人眉目传情,范成大看在眼里,便将小红赠予姜夔。在除夕之夜,二人乘船回姜夔的老家湖州,路过垂虹桥时,姜夔吹起箫,小红便轻轻地唱和着,非常美妙的一段旅程。姜夔也为此作下了:“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凌渡,回首烟波十四桥。”全剧以这首诗来开头,以这首诗来结尾;我把自己也串在里面,作为一个角色。我学写诗词、散曲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Q:您的作品源于悠久的中国文人传统。您是如何理解传统的?当代人应该如何延续传统?

A:今天的年轻人,可能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情很高,但是不知道如何去学习,这是一个原因。当时我们在制定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教学时候,我也特别强调,诗书画印四门学科的重要性,在本科教学的课程设置里面,我们将诗词格律课、诗词题跋课也加进来了。山水、花鸟、人物专业的学生在一年级时全部都要学。书法课也必须要学,而且要一直持续到三年级,篆刻同样也要专门学习。因为我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面是受益之人,我想我受益了,我一定要让学生也要知道它的好处。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