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千万人吾往矣——黄山的《列传》系列

作者:黄山  时间:2016-06-21 14:54:42  来源:大韵堂艺术机构


“绽放吧,你!”——大韵堂2016美术院校毕业季造型艺术新人秀

黄山(参展艺术家)

 

2008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201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第二工作室,师从陈科、周思旻教授,获学士学位。201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获硕士学位,师从吕品昌教授。

 

 

 

 

 

对于“士”这个阶层的关注,我想从我的本科毕业创作《刺客列传》说起,表现的是五位冷若寒冰,侠骨柔肠的刺客形象。作品材质上选择了青铜,既能体现刺客的冷峻,也能渲染出一丝悲凉的韵味。在创作过程中借鉴了汉代雕塑尤其是汉画像石的造型风格。我个人偏爱汉代雕塑的雄浑写意,质朴浪漫,这让我在表现时更加大胆而随性。我尝试着对雕塑进行了平面化的处理,以增强其剪影的效果。对剑的材料上我有意选择了陈旧的木头,与雕塑主体青铜质感形成对比,木头的脆弱突出了刺客悲剧的命运——“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黄山《刺客列传》系列  2013年

 

 

进入研究生阶段,我对古代士的阶层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士”原来是西周的底层贵族,成型大约在东周,和刺客一起登上历史舞台,他们既与刺客同有一种一往无前的精神,又比刺客多了一种道义的理想和担当。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关怀天下,有文化担当的知识阶层。“虽千万人吾往矣”,孟子这句话堪为历史上士之阶层的真实写照,士人凌厉奋进的人生态度与浪漫主义情怀也是我心之所系,神之所往。

 

 


2016年  黄山作品《士》在中国美术馆展览现场

 

 

 

 

 

 

研究生二年级的时候,我深入景德镇创作了《士》,《士》也是我最终研究生毕业创作《列传》的雏形。我开始尝试运用陶瓷泥片直接成型的手法,泥片成型作为陶瓷艺术中一种独立的造型手段,具有极其丰富的艺术形式和独特的造型语言。在整个用泥片完成造型的过程也是熟悉陶泥性质的过程,对于材料特性的掌握成为作品的关键,对泥的干湿度的控制直接决定雕塑的质量,为此我也花费了一段时间去熟悉和尝试。

 

 


黄山作品《士》展览现场

 

 

而《列传》是我在宜兴完成的。当地以紫砂壶闻名,紫砂泥可塑性更适合泥片成型,因此我尝试更大尺寸的创作,在顺应泥性的基础上展开形式语言的探索,灵动柔软的泥片在表现汉代那充满力量、运动、气势上更是贴切。

 

 


2016年 黄山作品《列传》在大韵堂美术馆“绽放吧,你!”展览现场

 

 

我尽可能的保留泥片自然形成的造型和肌理,也许不经意间泥片自然流露出意想不到的效果,运用陶瓷的偶然性和随机性,随风飘动的衣袖和裙摆,飘逸灵动的飘带,我需要做的就是顺着泥片的性质,完成想要的造型,道法自然。当然这绝不是完全放松的状态,平时泥塑训练的造型功底还是要支撑整个雕塑的内核,使得整个雕塑贯气。我想追求既有扎实的造型又不失泥片的自然灵动,写意与写实并举,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当然陶瓷由于其自身特性存在“缺陷”,比如泥片成型过程中会出现龟裂,泥片与泥片衔接时会出现接缝,作品烧制时出现裂痕等等。我自然的保留和运用陶瓷的自然缺陷和肌理,更好的突出了材料特性,也表现出了与作品题材相符合的质朴。尤其是在表现古代服饰方面,陶泥在布片上受到挤压,会将布的肌理很好保留,有一种近乎真实的质感,这也是泥片成型的最大优势之一。

 

 

黄山《列传》系列  2016年

 

 

同时,我收集了很多旧的老的榆木门板拼接到一起作为作品的背板。我认为木板不仅仅是衬托作品的背板,而把它当成雕塑的一部分。粗糙的陶土跟老旧的木头放在一起总是那么搭,我有意的尽可能地保留了门板原本的样子,多年的风化,干裂的木纹,厚厚的尘土,哪怕残存在上面的对联碎片我都小心翼翼的保留住,保留住历史的沧桑,原始质朴的陶与古拙腐朽的木头碰撞到一起,更具有浑厚的历史感。

 

 


 黄山《列传》系列  2016年

 


黄山《列传》系列  2016年

 


黄山《列传》系列  2016年

 

 

 

 

 

“士”,这是我一直关注的题材,是我所喜欢的形式,以后也会一直延续着做。从本科毕业创作到研究生毕业创作,在作品形式上的探索伴随着我对汉画像石的继续研究,我索性放弃圆雕的形式,而选用浮雕的形式,跟我在之前创作中追求雕塑的剪影化相吻合,这也是我对画像石的一种解读和延伸。

 

 


黄山作品《列传》在2016年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展现场

 

 

毕业创作期间,我在宜兴待的这几个月里,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熟悉泥性。掌握干湿度是关键,泥片太湿会塌掉,泥片太干会在卷的过程中开裂,或在烧制中出现问题。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慢慢熟练起来,可以较为自如地成型,就是个熟能生巧的过程。整个过程很投入很享受,也曾担心的睡不好觉,生怕哪个细节没处理好,没有烧成。也许做陶瓷的人都会有所体会,陶瓷不到开窑的那一刻一切都是未知数,陶瓷的不可控和偶然性是它吸引我的地方,也是其魅力所在。总之为了艺术理想而付出是值得的,也要感谢一直以来默默支持我帮助过我的老师同学,正是你们的帮助才使得我勇于向前!虽千万人吾往矣。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