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蕾:如何在写生中表达出自己独一无二的个性?

作者:康蕾  时间:2016-06-22 11:02:17  来源:大韵堂艺术机构

 

“青年创作人圆桌讲创会”作为大韵堂艺术机构长期扶持青年艺术创作人的一个重要特色学术项目,发起于2015年4月,已成功举办过两届,在艺术高校学生和学术界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这个项目选取艺术高校的在校学生代表作为青年讲创人,邀请艺术院校的骨干教师和著名美术批评家作为与谈人,与入选的青年创作人一起探讨他们的创作经历、想法、感悟以及即将踏入社会所面临的问题,通过这种方式帮助青年艺术创作人的成长和发展。

 

在2015年10月17日举办的“第三回青年创作人圆桌讲创会”上,针对中国画的写生问题,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副教授康蕾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研究生庞啸晨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对话。

 

讲创人: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研究生 庞啸晨

 

这次展览的主题就是写生,而我这次参展的就是一组之前写生的作品,名字叫做《黄骅港的建设者》;在这次写生的过程中,我想表现这样一种关系,即工业是由人类创造的,但人类又必须依赖这些东西去生存,这也是我这次写生的原因。

   

写生的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我想表现这些特别高大得吊车,但从中国画传统的角度,我也没想到一些很好的方法去解决;于是,我就用了一些西方绘画的那种透视方式,去表现吊车那种高大的形象感;也就是说,我虽然是画中国画的,但写生的方式跟西方绘画有一定的联系。 而且,正如韩国同学李昶范所讲的,自然中物体的外形是没有直线的,但是人类工业化生产的东西,确实都有一种很直、很硬的造型感。所以,在写生的时候,我都是用直线去画每一个造型。

   

在用色的方面,我的作品和中国传统的一些色彩也是有一定区别的,比如,中国的一些花鸟画,就用藤黄等很纯的颜色,但我写生的对象毕竟是现代工业,所以用的色彩都是水彩;而水彩颜色和中国画的传统颜色在性质上很相似,因此,我用的也是一些比较鲜艳、比较纯的水彩颜色。

   

在写生的过程中,我就想中国画和其它的画种是有一些区别,因为中国画有笔墨的概念,这可能是一种可以单独欣赏的角度;我感觉笔墨的效果应该与写生的环境有一定的联系,或者发生一定的关系。刚才韩国同学讲的很有意思,他用的直接的媒介就是自然中索取的,而我在写生的过程中,就把这种媒介转化为笔墨的形式来表现;我在黄骅港写生的地方,是在海边,所以空气会非常潮湿,海风也吹的特大,所以在画的时候,用水会比较多,因为刮风也挺大的,所以画的速度也比较快,一边墨还没干,颜色就画上去了,这样会把墨给冲出一定的形状,而且运笔的速度比较快,笔速也很明显,这就是这组画所体现出来的一种笔墨关系。

 

下面这两幅是我在陕北画的一个写生,陕北的气候跟黄骅港的气候差异特别大,气候很干燥,都是黄土,颜色也都是黄的,基本上没有别的颜色;所以,在笔墨的运用上,我采用那种很干的笔墨效果。而且工具材料放在身边,可能来一阵风就把土吹到墨盘里了,因此,墨里边还掺杂很多土;就是这种笔墨效果和写生环境产生的一种关系,这是我对这次写生的一种感受。

 

与谈人: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副教授 康蕾

 

看到你的作品,我觉得你的学习态度很好,而且很用心。不管你有多么好的感觉,你一定要投入进去才能把作品创作出来的;你会有一些想法,也会有一些困惑,比如人创造了工艺,但人又依赖这种工艺,其实我们好多东西都是这样,好像是很方便我们,但是实际上对我们也确实有很大的限制;像手机、电脑、网络等等都是这样的,这些工具给我们带来更多自由的时候,其实也给我们带来很多困惑,这些都是当今时代存在的问题。

你提到了写生、笔墨与环境的关系,还有行笔的快慢跟当时环境的有关等等,这些都很好。你肯定要根据当时的状况来选择自己的创作方式,而且行笔快的时候,感受更能一下子被激发出来。我个人觉得你在写生或者创作的时候,不要拘泥于哪个系、哪个专业,也不管是国画,还是油画,这些不同的艺术门类是要打通的。人是活的,你吸收的知识不能局限的某一个方面,其实中国画的定义是有很多争论的。但是,不管中国画和油画概念是什么,也不管这些画种有什么样的历史背景,但你作为一个艺术家是活的;我们一个活生生的人从这儿走过,并不是为这套绘画系统服务的。我们在学院里学的很多绘画技法,就是为你自己的创作服务的,像有的同学引用了那句话——“万物皆备于我”,你把个人对生活的感受以及对世界的认识,通过艺术品能表达出一些感受,或者引起人们的一些共鸣,这都是很有意义的。

 

我有一个建议,我每年看国画系同学毕业展览的时候,经常会想到一个问题。很多同学都很优秀,有几张画的非常好,但我建议创作跟写生要更好的结合一下,两者不能分离;另外,还要去除别人的影子,你画的是自己,学别人的有些东西要更深化,但是还会看到某人的影子;要把自己的风格突出出来,不要有太多别人的痕迹;你的工夫会慢慢地越来越好,才能把自己表达出来。

   

再回到写生的问题,如果我们在写生当中,只是逼真地描绘写生对象,肯定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现在都有照相机了;但是如果完全不像又失去了写生意义,那就与在屋里创作没有差别了。所以,我感觉还是回到齐白石的那句话——“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要把你个人的感受表达出来的;而这种感受只是你个人的,别人是没有的。

   

写生有两种,一种是客观记录,另一种是主观表达,借助客观物象表达自己的感受;如果两种方式能够结合好,写生就会有独立的审美意义,能就创作出一件好的作品。其实可以研究或者分析一下,看国内外一些画家的作品,有些人的写生就是写生,创作就是创作,两者是分开的。还有一些人把这两者结合到一起,他的写生就是他的创作,他的手法都是统一的。还有一种情况,在创作上,艺术家有自己的处理方式;当重新回到写生之后,这种创作的处理方式又与写生相结合,使写生也能达到一个成熟作品的程度,一件写生就是一件独立的作品,同时又给创作提供了一种补充;这种方式为那些写生创作分离的人提供了一种回归的结合点,这是我个人想到的。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