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 吕品昌:触摸世界(上)

作者:吕品昌  时间:2015-10-10 10:59:43  来源:大韵堂艺术机构

《大韵堂艺术》2015年10月号总第2期出刊啦!封面栏目《大家》带您一起领略吕品昌先生的艺术世界,了解他作品背后的创作故事……今天为大家节选《大韵堂艺术》对吕品昌先生的独家专访。

 

《大韵堂艺术》杂志截图

 

 

纯化语言的反思与创新——吕品昌访谈

 

吕品昌,祖籍江西,1982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雕塑系;1983年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学习;1988年获硕士学位;1992年起享爱国务院“政府专家津贴”;国际陶瓷协会(IAC)会员,现任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教授。中国城市雕塑协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术委会副主任、秘书长。

 

 

上世纪八十年代,吕品昌在美术新思潮的影响下,开始创作一些具有实验性的雕塑作品。在当时历史环境中,他强烈意识到自己应该从旧的艺术样式当中走出来,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有些突破。于是他运用陶瓷材料做了一系列完全打破传统样式的作品。这些作品在景德镇当地并没有得到本土同行的认可,相反招来许多的责难。然而这些探索性作品在以不同方式呈现在北京以后,批评家、艺术家都给予了积极肯定,并获得高度评价。然而吕品昌并没有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中,1989年他随中国艺术家考察团去日本访问,他深深地感受到了日本文化和艺术的发展很好的利用了他们自身传统和资源,这对他的触动很大。回国之后,他重新思考并修正了自己的座标,开始了自觉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和挖掘。九十年代以后,他就不断利用传统文化的资源来创作,随后他推出了一系列以形式因素的意蕴化和形式意趣的民族化为目标的纯化语言的探索……

 

 

Q&A

 

大韵堂艺术=Q 吕品昌=A

 


吕品昌先生在接受《大韵堂艺术》的独家专访

 

回到自己的传统里面去挖掘整理自己需要的营养与元素

 

Q:“阿福”的形象来自民间,有着非常深厚群众基础,您创作这个形象时,考虑最多的是什么?

 

A:这与八十年代以后我的思考有关系,在整个八十年代都在做实验性探索的东西,摆出一副与传统决裂的架式,1989年我随中国艺术家考察团,去日本访问。这次对日本艺术的考察,对我的触动很大。我觉得日本的艺术把自己的传统很好地融入到创作里面去了,同时他又有非常前沿,有着面向当代、面向国际的艺术思考,但是所表现的主题和内容包括手段都是从他们的文化里面生发出来的,所以我觉得日本的艺术在这方面做得特别好。我回过头想起我自己之前做的作品,你要“破”什么“立”什么?就觉得非常简单,非常盲目,很大程度上都是在借鉴和模仿西方的东西,不是真正从我们自身文化传统上获取的营养,所以从这个时候就开始了对自身的文化传统的反思;另外我有一些机会去中国各个地方的博物馆去考察,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就得出一个经验作为一个中国艺术家,还是要沉浸在本民族的文化里面,回到自己的传统里面去挖掘整理自己需要的营养与元素。你提到的“阿福”就是其中的一个方面。“阿福”我是从民间吸取的一个题材,其实与无锡所谓的惠山泥人的“阿福”形象是两回事。我这个“阿福”是顺应材料的一种表现——利用陶瓷这种泥片技术来表现的,也就是说当我把这些泥片卷起来以后,从里至外的这种扩张力,让泥片的外形呈现出一种非常饱满的状态,继而就形成了一个具有滑稽感、幽默感,胖乎乎的人物形象,我希望利用泥料的柔软性、延展性和可塑性,最大程度地强化民间雕塑的扩张感和饱满感,合乎“逻辑”地开发材料语言的表现潜质。其实这是一个从技术角度延伸出来的一种题材。后来就有很多人把他归结为与“阿福”有关系。“阿福”是民间的艺术形象,顺着这个角度走,民间有许多东西值得我们去挖掘。这也是当代艺术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吕品昌 《阿福No.15》

 

 

Q:经过这么多年,您现在回过头来看“阿福”这个系列的作品有什么感受?

 

A:做了这么长时间,我感觉这种手法,这种形式还是蛮有意思的,但是还应该寻求一些变化。原来的这些造型样式,我自己觉得还是比较单一,变化不够大,不够丰富,有待于把这个样式从题材到技法再到表现和展示方式发挥更到位些。

 


吕品昌 《太空计划》局部2

 

Q:您刚才提到,有过在日本考察学习的经历,日本陶艺对中国的雕塑发展您认为在哪些方面有借鉴意义?

 

A:日本的艺术家非常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文化在世界格局当中的地位和位置,一个民族的文化要想在世界立足,应该有他自己的东西,所以他们至始至终都十分重视挖掘整理本民族的文化传统,为了适应当下的世界格局,他们也会将触角延伸到各个领域。日本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所以这方面真的应该向人家好好学习。日本的很多文化都是学习中国的,而中国人对自己的文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够自信,盲目地引进西方文化,进行西化,这些都是缺乏智慧和自信的表现。现在随着经济的发展,文化上也越来越自信了,已经意识到了这方面的问题,我相信,以后会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吕品昌 《三清映月》

 

Q:对于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的利用,您在创作上有哪些心得体会?

 

A:到了九十年代以后,我就不断地利用传统文化的资源来做自己的作品。“中国写意系列”、“历史景观系列”、“阿福系列”,这些都是我把中国的传统资源进行利用,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回到自身的传统里面去思考问题,像“中国写意系列”,就是把中国传统的人物,用写意的方式来表现,但是我在手法上吸收了很多表现主义的手法。再比如“历史景观”系列,这个系列有很多抽象的语汇在里面,我把石窟的这种外形,外景,通过纪念碑的方式把它展示出来。雕塑本身存在有许多空洞,这种空洞强调是内外空间的一种穿插与流动,留给观众更多的想像空间,在作品的表面肌理效果的把握上,我尽最大可能地保持或流露泥痕火迹,以一种富有沧桑感、深邃感的抽象空间形式,表达我在现代文明条件下对中国文化的情感体验。

 


吕品昌 《触摸世界》局部1

 

Q:“触摸世界”这件作品与您以往的创作有些区别,请您谈谈这件作品是如何诞生的?

 

A:我来到中央美院以后,就开始关注一些与社会现实有关联的题材和创作,《触摸世界》相对来说是比较近些的作品。当时正好有个机会到一所盲人学校去参观,我对于盲人的教育特别有感触,他们和我们正常人不一样,完全是通过触摸和感知来认识这个世界。他们拿来一本书,这本书名字叫做《社会》,我看着这本书思索了半天,这个“社会”完全是靠“手”摸索出来的,我就觉得这个东西蛮有意思的。而当今我们的生活赿来赿平面化了,很多事情都是依靠电脑、手机这些设备来沟通交流,很多人都不愿意真实的或者踏踏实实去体悟,恰恰是盲人这种实实在在的有触摸感的认知,是我们当下需要提倡的。于是我把这本盲人教材《社会》要过来,把所有文章都翻成磨具,制成书卷状,来表现一个观点。我想借此一方面表达对盲人世界的关爱,另一方面思考虚拟世界和反视觉对社会带来的问题,从而启发更多的人通过身体踏踏实实地感知和认识这个社会。

 


吕品昌 《流动的形态No.2》

 

Q:从雕塑角度看,您是如何理解陶瓷这种材料的特殊性?

 

A:陶瓷一直是比较独立的门类,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中国,都是独立于其他门类之外的。但是从雕塑这个角度看,我们仅仅把它当做一个材料,但是这个材料有别于其他材料,它的特殊性会更多一些,因为他的语言比较特殊,就作品的产生而言,雕塑创作莫不包含构思与制作两个基本程序。雕塑家作为创作主体始终直接参与全过程,以致这种过程是充满必然性而足以完满呈现创作意图的过程。显然陶艺创作的“初成型”阶段,实际上已基本完成一般雕塑创作过程的全部。对于陶瓷来说,在成型之后它还有又很多工序,要成为一件陶瓷作品,它还要干燥、上釉、烧制等等,之后才会成为一件完整的艺术作品,但是一般雕塑就做完之后就完成了。陶瓷就不一样,做完泥塑之后不一定成功,釉使用的不好,或者烧制的不好,这件作品就无法成功,另外还有很多不可控制的因素在里面,这就需要艺术家的智慧来协调了,所以陶瓷这个材料有很多的特殊性。如果你想把一种材料发挥到极致,就要把这种材料做深做透。

……

 


吕品昌 《鄱湖日出主雕》

 


吕品昌 《鄱湖日出主雕》图1

 


吕品昌 《鄱湖日出主雕》图2

 


吕品昌 《鄱湖日出主雕》图3

 


吕品昌 《鄱湖日出主雕》图4

 

 

以上内容节选自《大韵堂艺术》杂志10月刊“大家”栏目,

杂志正发放到各大艺术院校、艺术家、艺术爱好者、社会团体以及媒体单位,

如果您想投稿或对我们的杂志有任何意见和建议,

请发送至我们的邮箱dayuntangmail@126.com

即有机会获得精美礼品一份。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