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体美学”家具惊艳欧洲

作者:张新蕾     时间:2017-03-06 09:32:26     来源:FT中文网



 

 

1

在伦敦北部的一处工业基地,一座不知名的砖瓦建筑后面,有一栋青铜车间改造成的商场。这里是Cox London的总部,设计师Cox夫妇专门在这里从事高端雕塑家具和灯具的定制工作。工作室中有的物件可能来自于17世纪的意大利宫廷,有复古风格的华丽铁器或古色古香的铜器;其它的则非常现代,灵感源自分子科学和瑞士画家贾科梅蒂的作品。把这些作品塑造得如此迷人的原因在于材料和加工的精巧,尤其是把塑料石蜡通过脱蜡铸造法(lost-wax casting process)变成坚硬的铜器;或者把炽热的玻璃液变成精致透明的水晶;再或者把熟铁加热后融成可塑的形态,然后硬化成固定样式。他们的一些作品外观保持了流动的静态形式。

2

Nicola和Christopher Cox相识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温布尔登艺术学校(Wimbledon School of Art)。Nicola是一名雕刻家,来自新西兰;Christopher是一名技艺精湛的金属加工者和绘图人,也是家族中从事古董装饰的第三代艺术家。凭着Christoher的雕刻技艺和Nicola对金属的敏锐感觉,他们毕业后就开始一起创作,。2005年,他们创办了Cox London,并把最初的作品发展成了一系列功能性物件,如枝形吊灯、桌子、椅子和镜子。他们的作品中有一些循环的主题,比如橡树叶和盘根错节的古老葡萄藤,正如2014年制作的纪念版岩浆吊灯。

Nicola采用脱蜡铸造法,把石蜡塑造出复杂精致的形状。在融化的铜注入之前,有模具环绕在石蜡周围,随后石蜡会融化。她用这种浇铸法把石蜡铸成葡萄藤般弯曲的形态,就像地热能从火山口中喷出岩浆。

3

在制作岩浆吊灯时,Nicola依靠融化的铜和中心的主干,把石蜡雕刻成厚厚的有触感的分枝形态。夫妻俩做了一个塑料模具,但是最终有一部分是靠玻璃工艺实现的。每一片“枝叶”都不同,就好像喷泉里的一滴水,停滞在了掉落中的状态,这都是玻璃工艺的效果。当石蜡掉落到砖制成的模具中,“像蜂蜜似的”,Christopher说。然而,吊灯的全貌并非从一开始就是固定的,“每种材料都会影响它下一步的样子”,他说道。它就像一个有生命的物品。

4

其他物件用不同的方式捕捉住了这种流动的感觉。Ferro Vitro吊线灯(25,200英镑)使熟钢变成现代主义的线条形式,像几何笼子一样捕捉住空间,它的骨架形似吹制玻璃,好像在随意的流体形式中冷却。最近,Cox夫妇又创作了限量版的铜制餐桌(91,200英镑),每个桌腿都用重复的形式加以雕刻,顶部镶着纯白玉大理石,还有稀有的瑞典青玉石在桌腿上蜿蜒而过。这张桌子的灵感来自于著名的赛马Moifaa的故事,其真伪不可考。据说,1904年,Moifaa乘船从新西兰到利物浦,船只不幸在爱尔兰海岸线附近失事。令人吃惊的是,Moifaa不仅幸存下来,还赢得了那一年的全英赛马大会(the Grand National)。赛后,这匹马被国王爱德华七世买下,并成了他最喜欢的赛马。在1910年爱德华去世时,Moifaa被选为陪葬。事实上,船只失事的故事也许讲的是另一匹参加1904年赛马大会的马,但Cox夫妇如此喜欢最初版本的传奇性,以至于他们以Moifaa的名义创作了这张桌子。桌腿的灵感来自于马腿在海水中游动时,在水面与空气的交接处因光的折射而产生的扭曲效果。和未来主义雕塑家及画家所做的变形处理差不多,尝试着去表现速度或风或水对物理身体的影响。

5

Cox夫妇的公司不是伦敦唯一的对工艺充满热情的设计公司。由双胞胎兄弟Ian Abell和Richard Abell合伙创立的公司,现在西南伦敦的工作室里已聚集了50多名艺术家和设计师,创作出了许多体现回忆的家具作品。这对兄弟都被他们在澳大利亚发现的一种独特工艺所吸引——在很轻的平面上铺一层薄薄的液态金属,可用于一系列的设计中。

尽管液态金属的流动性是他们制作工艺的核心,如今他们也采用其他材料和手工技术。2012年,他们在汉普顿斯(Hamptons)的一处私宅的墙壁设计中首次使用铸造青铜,那对于Ian来说是一次里程碑。这座私宅位于长岛崎岖的沙丘美景中,客户想要一件能反映房子所在地的作品,还想要一件看起来既像新建的又像从古文明中挖掘出来的作品。“所以,我们问自己,自然到底该如何与特殊地理环境下的雕塑配合呢?”Ian说,“每天的风和海浪,让这里显得独特。”Abell兄弟考虑在工作室中再造自然工艺,用湿黏土填充浅盒子,然后用灯管使之爆炸,模仿自然的破坏作用。表面有裂痕且坚硬,就像地球的表面一样。“我们乐于看到自然与人之间这种界限模糊的互动。”Ian说,“这意味着我们是更大的世界的一部分,不管我们是否接受。”他补充道,“它也很好地复原了旧青铜材料质地。”类似的成本费用要400,000英镑。

6

位于阿姆斯特丹的Drift工作室擅长创作出诗情画意的互动雕塑和设计对象。它非凡的Fragile future系列灯具,将LED灯与蒲公英种子固定在三维的青铜电路上。这件灯具使柔软而有机的蒲公英种子,与刚性的金属网格形成鲜明的对照。2013年,这间工作室想出一个新概念:“飞翔的灯光”(the Flylight,120,000英镑起售),自那以后,他们就在越来越多的作品中体现这个概念。卤素灯被放置在小玻璃管中,然后挂在成组的电线上,形似巨大的鸟群。“在我看来,鸟儿代表了自由的极限形式。”工作室的创始人之一Lonneke Gordijn说。想让灯具脱离电线的桎梏,是个很大胆的尝试,但同样地也正像鸟群的自由与舒展。所以这些挂在电线上的灯,被点亮后会变暗,既是配合已有的节奏,也是在环境中自由的运动。这种规则与机会的结合让人着迷,不断产生光的流动。

另一对组合Patrik Fredrikson和Ian Stallard,对于有序和混沌、平静与活力四射之间的张力也无比着迷。他们最新的设计之一,Hudson桌子(84,000一对)有一个前面带波纹的闪亮的钢板,因为有折叠和凹陷,所以在它上面能看到光滑的表面也能看到锯齿状的尖角。“不锈钢是种很狡猾的材料,它不能轻易折叠,有记忆,所以能反弹回来。”Stallard说,“通常,你捶打它时,它想像布一样溜走,但是我们想要的是柔软的曲线和锋利的尖角。”现在这种工艺被长期使用,但是每一张小桌子都是唯一的,因为精确地捶打无法重复——能量的流动使它与众不同。

7

也许当代对流体艺术的探索最卓越的先锋是Zaha Hadid,她在去年三月去世。她以波浪状和反常规的建筑设计而闻名,在英国最为知名的作品大概就是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设计的伦敦水上运动中心,像一艘俯冲的宇宙飞船。但她在英国最早的一幢建筑是完成于2006年的Fife。那时她说:“我开始试图创建闪闪发光的珠宝般的建筑,现在我想让它们连接起来,形成一种新的景观,与城市和人们的生活融为一体。“后来她又将这一理念应用到家具设计上。2007年,她与David Gill画廊合作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创建了安装Dune Formations,这是一个综合的内部景观的流动形式,类似于桌子,货架,座位,甚至人造树,用涂了豪华漆的聚氨酯树脂的材料制成。正如其名称所暗示的,她的灵感是沙丘的自然形成,由风雕塑。对她来说重要的是运动的流动性,不仅在每个闪亮的片内,而且在整体的元素之间。

由于Hadid对水的痴迷,她与Gill在2012年又一次合作了液体冰川项目。她创作了一张咖啡桌和一张小餐桌,使用丙烯酸和有机玻璃,显出半透明的波纹,仿佛是水在流动一般。正如她在建筑设计中反对传统的直线,她在家具设计中也更倾向于流动的形式,似乎家具可以拥抱自然和人的节奏,而不是对世界施以抵抗的力量。

 


关于我们 |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战略合作 雅昌艺术网
合作机构 99艺术网 新浪收藏 搜狐艺术 网易艺术 看网 艺术国际

Copyright 2011-2015 dayuntang.org All right reserved.邮箱/E-mail:dayuntangbj@126.com

北京大韵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备12015299号-1